bet不给出款怎么处理-为什么我们活到了现在?其实“药神”一直在我们身边

 更新时间:2020-01-11 17:42:09

bet不给出款怎么处理-为什么我们活到了现在?其实“药神”一直在我们身边

bet不给出款怎么处理,巴基斯坦 | 卡拉奇的商店老板古拉姆‧伊沙克之前不信任小儿麻痹症疫苗,现在为此自责不已:他四岁的女儿拉飞雅一条腿因小儿麻痹症而萎缩,在路上没能避开车子而导致另一条腿骨折。

框哥说:救命的疫苗:这里有可一举拯救数十万年轻生命的办法——让贫困国家的小孩接种富国民众不放在眼里的疫苗。

“我吃了三年的药,吃掉了房子,吃垮了家人。”在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中,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患者在病情的慢性期需要长期服用“格列宁”维持生命,这种药物定价每盒3万元多,只能服用一个月。

电影中,病患在高价救命药与寻求低价救命药、法理与人情、对与错之间痛苦挣扎。而现实中,那些富国民众里根本不放在眼里的疫苗,却是贫困国家的孩子们苦苦渴求的生存希望。

“抱我。我好难受。”

孟加拉国 |12岁的桑吉达‧沙哈雅罕本来活泼好动,后来肺炎球菌损坏了她的大脑。

桑吉达‧沙哈雅罕瘫坐在大床边的塑料扶手椅上。她三岁时被送到卡达儿童医院,诊断为肺炎引发的脑膜炎——包围大脑和脊髓的膜状有时会遭到不可逆的炎症损伤。她无法控制头部,所以面部扭曲,也说不出字句,发出的声音大多是微弱的低泣声。

三岁时,聪慧健谈的三岁女儿突发不明高烧,父母急忙将她送去医院,而当医生看到桑吉达时,她已经昏迷。母亲娜丝玛转述她最后的话语:“抱我。我好难受。”

巴基斯坦 | 公共卫生人员在卡拉奇中央火车站中搜寻没有接种疫苗的人。他发现一个小男孩手指上没有接种过小儿麻痹症疫苗的标记,马上给他口服疫苗——这一切要赶在火车出发之前迅速完成。

桑吉达父亲穆罕默德从抽屉中拿出一张磨损的黄色卡片,那是桑吉达的国民健康卡,上面有她的出生日期:2005年9月。卡上记录了桑吉达所按时接种的所有疫苗:百日咳、麻疹、白喉、结核病、破伤风、b型肝炎、小儿麻痹症。这些都是孟加拉国国家接种计划中所规定的疫苗,但是,没有肺炎球菌结合型疫苗(pcv)。

而早在2000年,对抗肺炎球菌的新疫苗——肺炎球菌结合型疫苗(pcv)已在美国等发达国家上市并快速普及。

问题是,像孟加拉国这般对疫苗的需求最为急迫的地方,付不起制造商的定价。

意大利 | 碧翠丝‧维欧在5岁时开始学习击剑,11岁时罹患细菌性脑膜炎,病菌经血液散布,导致她的四肢必须全部截掉。她现年20岁,是意大利残疾人奥运队的成员、轮椅击剑冠军,同时也是早期疫苗接种的积极倡导者。

由于难以接种疫苗,“发展中国家儿童死于肺炎的机率是富国孩子的百倍以上。”

盖茨基金会的疫苗运输主管奥林‧雷文因这样的不公平夜不能眠。“我的小孩能够接种疫苗,但为何蒂玛尼‧戴拉(她的两个女儿都死于细菌感染性肺炎)的小孩、马里的那些小孩更需要疫苗却得不到?”

而他其实知道答案:疫苗制造商的稳定获利并非来自那些最需要疫苗的人。

刚果民主共和国 | 2016年,邻国安哥拉黄热病疫情蔓延过来,疫苗短缺。刚果医疗人员费尽心力,为邻近该国的马塔迪市全部35万居民接种疫苗。他们把废弃的卡车改装成了接种站。

“我们想要更多。”

比利时 | 2017年,布鲁塞尔郊外的葛兰素史克新厂经过六年建设后完工,这些钢罐开始制造小儿麻痹疫苗的关键成分。工作人员在进出前要先通过气闸室,以维持无菌环境。

除了极少数例外,绝大多数疫苗由私人公司制造,带有营利目的。研发疫苗是一项耗资极巨的工程,而十几年的研发时间加上复杂的研发过程,使得首批儿童肺炎球菌疫苗成为史上最昂贵的疫苗之一。

这种由美国惠氏药厂(后被辉瑞公司并购)在2000年初推出的疫苗名为“沛儿”(prevnar),能够对抗七种血清型,覆盖了绝大部分致病的肺炎球菌。每个儿童接种需要注射四次疫苗,收费232美元,对美国人而言是负担得起的。但在非洲和南亚最贫穷的地区,这个费用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太过昂贵。

巴基斯坦 | 只有阿富汗、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目前仍在上报新的小儿麻痹病例。用暴力对抗疫苗接种的活动近年来造成数十位接种人员死亡。在卡拉奇,工作人员要在警方保护下入户接种疫苗。

“无国界医生”之类的倡议组织也曾敦促制药公司降低售价,“难道你们不为那些得到疫苗的孩童高兴吗?”但是对方的回答是:“的确高兴,但是我们想要更多。”

生命的救赎与希望

刚果民主共和国 |“无国界医生”组织的工作人员用摩托车载着装满疫苗的冷箱,正准备渡过蒙加附近的一条河流。当地正爆发麻疹疫情。在走遍染疫村落的十小时崎岖路程中,他们必须为疫苗保证完全制冷。

令人欣慰的是,越来越多的疫苗专家与雷文站在了一起。全球疫苗与免疫联盟(gavi)成立,由政府与私人合作运营,在2000年开展行动。

联盟获得了盖茨基金会7.5亿美元的资助,加上美国、英国和挪威等国的慈善捐款与政府协助,通过与疫苗公司谈判,让发展中国家以远低于市价的价格获得疫苗。经过了多年的测试与谈判,到了2010年,pcv终于纳入全球疫苗与免疫联盟的推广清单中。

但是,联盟的救济只是一种短期安排,一旦接受救济的国家脱离全球最低人均收入水平,联盟的支持就会淡出。有三分之一的国家尚未把pcv纳入接种计划中,主要的考虑便是长期成本。

乌干达 | 马凯雷雷大学的研究员沙迪克‧瓦斯瓦‧巴比西札在莫龙戈莱山上检查一只捕到的蝙蝠。他与美国芝加哥费尔德博物馆的团队合作,研究疟原虫、寨卡病毒和其他病原体的自然宿主。研究结果可能有助于疫苗的研发。

来自欧美以外的竞争可能从产业上提供了一种出路——印度、巴西、越南、古巴、韩国、甚至是孟加拉国都有新的疫苗厂出现。*

由于联盟的救助,自2015年以来,孟加拉国已经将肺炎球菌结合型疫苗(pcv)纳入国家接种计划。如果疫苗发挥功用,桑吉达的妹妹——佳娜特将免受姐姐所遭受的伤害。

希望这一切,还不算晚。

*达卡有家企业现在出售十多种疫苗,原料产自其它国家。“印度血清研究所”是一家大药厂,从制造原料开始做起,每年生产超过10亿剂疫苗,价格比较便宜,销往本土与海外。盖茨基金会与path(总部在西雅图的全球性非营利卫生组织)的疾病专家正在协助血清研究所研发自己的肺炎球菌儿童疫苗,目前在印度与非洲进行测试,预计2020年上市。

疫苗的胜利

美国自1940年代以来,随着各种疫苗的问世(该年份以斜纹圆形表示),一度感染成千上万美国人——主要是孩童——的各种传染病发生率迅速降低。美国已经没有小儿麻痹症和风疹,白喉则非常罕见。过去白喉在美国造成的死亡人数曾达每年1.5万。

白喉、百日咳、小儿麻痹症发生率

麻疹、水痘发生率

腮腺炎发生率

甲型肝炎、乙型肝炎发生率

2018美国《国家地理》全球摄影大赛中国区

5月17日正式开启!

点击左下角“阅读原文”报名参赛!

长按二维码,关注“国家地理影像经典”

长按二维码,关注“国家地理中文网”

相关阅读